游记

首页 > 游记

第一次去淮阴,深夜遇到马自达宰客,我拿着板凳和他对峙

2022-09-18 14:16:13 苏雨生

  1.淮阴初印象

  淮阴因居淮水之南而得名,自秦置县(公元前221年)有2200多年历史,是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上的重要都市之一(2001年更名为淮安)。

  淮阴坐落于古淮河与京杭大运河交点,处在中国南北分界线“秦岭-淮河”线上,拥有中国第四大淡水湖洪泽湖,为淮扬菜的主要发源地之一,江淮流域古文化发源地之一,历史上与苏州、杭州、扬州并称运河沿线的“四大都市”,因运河而兴、因漕运而盛。

  淮阴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人杰地灵,素有“入京孔道”之称。

  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、刘长卿、苏轼等历代文人墨客在古淮阴留下许多华美的词章。

  历史上淮阴诞生过大军事家韩信、巾帼英雄梁红玉、《西游记》作者吴承恩、民族英雄关天培、《老残游记》作者刘鹗,还是周恩来总理的故乡。

  作为"苏大强"十三太保之一的苏北重镇,淮阴在江苏省这个大家庭中一直排名10位左右,与苏锡常、宁镇扬相比,毫无存在感,在苏北五座城市(徐淮盐连宿)中,知名度也不高。

  比如,当初从淮阴分出去的宿迁,近年来,因为刘强东和电商,知名度明显要比淮阴大。甚至宿迁学院的发展,近年来,也很快。

  我一直觉得,淮阴世纪之初改名淮安,是城市发展的一大败笔,瞎折腾,没有实际意义。据说,原来的淮安市改成了楚州区,楚州区改成了淮安区,淮阴县改成淮阴区,市区清河区、清浦区合并成了清江浦区,改来改去,本地人都被改懵了。

  老早以前,山东白酒跟江苏白酒竞争,在秦池、孔府家酒、孔府宴酒的带领下,气势汹汹的要填平“三沟一河”(汤沟、高沟、双沟、洋河),这“三沟一河”原来就是淮阴的。

  后来汤沟酒厂被划给了连云港,高沟酒厂改成了今世缘,双沟洋河划给了宿迁;给人还有印象的企业就是淮阴卷烟厂、淮阴钢铁厂、大运河油漆等,但总体因为地理位置原因,淮阴城市发展欠劲,人才聚集乏力,没有什么显著的亮点,有点缺乏自信。缺乏自信的表现,就是愤愤不平的爱争一些名头。

  比如,淮阴跟绍兴争总理故乡,跟扬州争淮扬菜发源地,跟徐州争苏北老大,现在又去推动沿淮河经济带等等,到头来狗熊掰玉米,自己什么都没留下。

  作为淮阴的邻居,一个徐州人,我对淮阴真的缺乏了解,只知道是“徐淮盐连”的老二,神秘又低调的一个地方,1996年4月下旬去从中央门坐汽车去淮阴的时候,第一个映入脑海的竟然是《史记 淮阴侯列传》中提及的“淮阴”。

  2.深夜抵达淮阴

  周五下午上完第二节课,我就穿着借来的西服、皮鞋、背包,直接从新模范马路赶到了中央门汽车站,衣冠楚楚的我,满头大汗的检完票,发现距离发车时间还有15分钟,当时犹豫了一下,要不要买点路上吃的?

  南京到淮阴二百多公里,要四五个小时呢,后来想想算了,再出站、跑出去一圈找商店折腾时间,万一汽车提前开走了咋办?

  感觉又不是太饿,算了吧,晚上到了淮阴,先找苗剑,随便吃点就行。

  汽车发动后,拉着长音、摇摇晃晃出了汽车站,沿着中央路、大桥一路、大桥南路、穿过下关区钟阜门,迤逦就蜿蜒就出了南京城。

  那是我第一次坐长途汽车,又是第一次乘坐汽车穿出南京城,沿街街道、树木、景观如过电影似的纷纷后撤,而我此行去向又是朝思暮想的淮阴,她读书的地方,心情舒畅又紧张,如同一个备考多日的学生,即将迎来阅卷老师的考验,成败在此一举。

  汽车出城之后,空间开阔起来,沿路田野、绿化、景观是典型的苏北平原腹地特色,与以前乘坐火车往返学校时,经过的皖北山水河流的景观大不相同,我对窗外的一切抱有极大的新奇。

  汽车快开到一半时,车况出了问题,拐到服务区修车,停的时间较长,司机吆喝着乘客该上厕所、先别着急上车。我站在路边,看着夕阳西下,傍晚的余晖把汽车的影子拉得很长,几个乘客议论着,这车修好后,开到淮阴天也黑了。

  汽车修了一个多小时,等到再上路时,天已经黑了、看不清外面的景物了;我被车摇晃着,有点困了、也有点饿了,半睡半醒之间,终于在晚上八点左右抵达了淮阴汽车站。

  3.遭遇马自达拉客

  迷迷糊糊下了车,竟感觉有些清冷,两百公里之外的地域,气温还是有些差别。我揉了揉眼,环顾四周,已经华灯初上,淮阴汽车站有些热闹,乘客们纷纷提包、抬行李,匆匆出站,分头散去。

  我时间倒是不急,反正下一站就是去淮阴师专了。

  在汽车站转了一圈,发现没有直达的公交车,随着一帮下车的旅客潮水般散去,晚上的车站突然变得空荡起来,我心想赶紧走吧,奢侈一回,坐一辆车站附近不停招徕生意的的马自达(小型的电动三轮车)去学校吧,这人生地不熟的,在汽车站老转悠也等不来公交车,转乘路线也麻烦。

  打定主意后,我下意识看了周围的几辆马自达,那些车主心领神会,马上拥了过来,问“老板,要去哪里?”

  我说了淮阴师专后,几个人开始喊价,十五块、十块!有一个小个子,喊出了八块,还同时说,“我回家顺路,跑完这趟活,今天就不干了。”

  我本来有些无从选择,看到那黄背心、小个子的八块喊价,就动心了,跟他确认了一下地点后,他热情地招呼我上车,说十几分钟就到了。

  马自达驶出了汽车站,周遭越来越寂静,只有主街道的路灯,发着惨白的灯光。

  小个子一边拉我,一边大声和我攀谈,知道我是第一次从南京来淮阴玩的大学生、孤身一人去师专、和同学还没联系上后,车子一打弯,拐进了小巷子,越开越快,周围黑魆魆的,行人越来越少,我提醒他行进方向是否错了?

  3.竟然是黑车

  那个马自达司机大咧咧说,没错,走的是小巷子,路近。

  我当时还是傻乎乎的,觉得小个子挺实在,知道帮我省时间,看着他佝偻着腰朝前开的身影,我忽然想到鲁迅笔下的《一件小事》。

  那篇小说是必修课文,讲的是一位人力车夫撞到老人,但并没有其他人看见,且在冒着被人讹诈的情况下还去帮助老人的故事。鲁迅以第一人称的写法,通过对“一件小事”和“我”的思想情感前后变化的叙述,歌颂了人力车夫正直、善良、无私、勇于负责的高尚品质。全文短小精悍,情节真实可信,没有拔高,以小见大,白描的叙述意味深长。

  我觉得深夜拉着我,一路狂奔的小个子,也有点像鲁迅笔下的“人力车夫”,这么晚了,还要为生计奔波,真不容易,也许家里还有高堂老母等着奉养、学堂小儿等着学费,一日三餐生活费无着,这些开销都要靠这辆车轮飞转的马自达,每天赚到,风吹日晒、霜冻雨打的,不跑车就得喝西北风。

 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零钱,有十几块,我想抵达淮师专后,把这一把零钱全给他了吧,也让他早点回家休息。

  正思虑间,马自达突然停了,小个子瓮声瓮气地说了声,“到了,下车!”

  我环顾四周,黑漆漆的,是一片没有人烟的小树林,哪里有淮师专的影子?正疑惑间,小个子敲打着窗户,让我下车,“二十块钱!”口气不容置疑,在深夜安静的树林边,阴冷的刺耳。

  “不是说好八块的么?”我心里一惊,还傻乎乎地反问。

  “老子说多少就是多少,再说,还涨钱,我空车回去,不收钱啊。赶紧的,%&*#¥¥¥”。小个子有些不耐烦了,拿着修车的扳手,向我挥舞,还骂着淮阴当地的土话。

  我心狂跳,这时才意识到,遇到宰客的了,而且是连宰带抢啊。

  想想针可笑,刚才我还要把裤兜里的零钱都好心好意地给他呢。

  深夜、小树林、人生地不熟,遇到这个拿着扳手的小个子,我不禁气短几分,嘴里跟他辩解,眼睛观察周围,脑子飞快运转,如何解围,如何解围?

  我的眼睛适应黑暗后,看到不远处的垃圾箱,有一堆杂物,我跑赶紧跑了过去,顺势拿起了一根木棍,作自卫架势,大声吼他,

  “我这十几块钱,原本就打算给你的,看你不容易,你太让我失望了(当时,用这个词,我觉得不妥,又觉得委屈,这小个子真是辜负了我。)。告诉我淮师专怎么走,这钱还是你的。只能多给你几块,再多也没有。”

  小个子悻悻接过两倍多的钱后,再次挥动扳手厉声讹诈,贪心不足,竟让我把背包解开。

  我扔下扎手的木条,装作放下背包,突然抄起了马自达车子里面的板凳,这个作为武器,硬实顺手多了,底气自然多了几分。

  小个子让我放下板凳,用当地话骂我,大概意思是这黑灯瞎火的,把我弄死也没人知道。

  我跳开几步,大声和他对骂,我知道我声音越大,这坏人越是胆怯。

  我挥舞着板凳,说把我逼急了,我把车灯、车玻璃给他砸了。我知道这几板凳下去,虽不能给车子造成致命伤,但外观损毁是不可避免的。

  小个子果然着急了,他是想图财的,知道我有了板凳对抗后,担心我真砸下去,他的车子受损,口气就软了,反正钱也讹到一些了。

  4.以攻为守

  看我变得越来越硬气,他就想说合了,让我把板凳放回车子里,重新上车,再把我送到淮师专去,已经不远了。

  我当然不敢再坐他的车了,让他给我指点方向,我自己走过去。

  他手指树林外不远处的一片亮光,说那就是学校,走过去也就五六百米。

  我挥舞着凳子朝前走,他开着马自达跟着,不停地要我还他凳子,我愣是不给,说不见到学校,不给凳子。

  深夜的小路上,我们就这样僵持着朝前走,我看他也有些狼狈,因为我拿着凳子,他多少有些忌讳,前面的灯光越来越亮了,我的底气更足了。

  我问他为何要宰客,这货竟然给我抱怨起生活的各种不如意来,这税那费的,说正经跑活真挣不来钱,也是没办法。

  转眼要到了大道上,路灯更亮了,前方看到了学校的校门,他如上岸的鱼,彻底没了底气。停下了车,哀求我,“兄弟把凳子还给我吧,你看我没伤害你吧?深更半夜的,就为了这两个钱。真不容易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我告诉他,等会板凳放在校门口,你爱拿不拿,你要再玩花招,我板凳抡你的玻璃、车灯,让你生意别做了。

  说罢,我抱起板凳,朝淮师专的校门跑去,心里一片释然,劫后余生的幸福感洋溢全身。

  等我在门卫处完成登记、入校,进入了学校里面,就看小个子,远远地把车子开过来了,把路边的凳子抄起来,塞进了车子,然后一溜烟跑了,如丧家之犬。

  好一个淮阴,不愧是淮阴侯韩信的故乡,这个见面礼,可够瞧的?

标签云

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旅游知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2063490号-1

站长微信:xllx5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