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记

首页 > 游记

河北沙河:遗落在时光里的高家大院

2022-09-19 16:00:09 苏雨生

  遗落在时光里的高家大院

  太行快讯(樊红鹄)来石门沟这是第二次了,说不清与这个地方有着怎样的因缘,以致下乡包村时我特意选了这里。上次来石门沟时正是暑期,车行沙河柴关,同行的朋友说附近有一高家大院可以看看。起初并不在意,觉得江南园林大宅都逛过了,这深山僻壤的能有什么看头?然而渐行渐近,我却越来越不淡定了,石门沟完全像极了我梦中老家的样子,三面环山,绿树掩映,不走近几乎很难发现青山绿树中居然还藏着一个村庄一个庄园,安静得像被这个世界遗忘了一样,让我突然有种恍若前世的感觉,从此对这个深山里的小村心心念念。

  石门沟的石楼最为典型的就是建于清朝末年的高家大院,原为高家三兄弟高守江、高守燕、高守海所建,当时的高家富裕显赫,拥有村庄周围山林和田产上百顷,所建宅院相连成片,院院相通,在建筑设计上堪称绝妙,有角楼有地道,连建房的青砖青石都不是就地取材,都是从外地运来的,遥想清朝时期的崎岖山路上,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和财力,筑造这一整座庄园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。正是秋天的午后,此时的高家大院没有什么游人,安静得很,触摸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,仿佛触碰到了遗落在时光里那些尘封已久的高家往事。

  这个进门有着青砖砌就的镂空影壁的小院,就是高家老二高守燕的内宅,院子不大却古朴别致,窗前两棵石榴树虬枝蜿蜒,一棵梨树枝繁叶茂,春来梨花如雪,夏日榴红似火,给这座小院增加了更多的韵味。当年高守燕自幼习文练武,臂力过人,后娶妻王氏,王氏贤良淑德,知书达理,为人十分和善。侠胆少年,如花美眷,可以想见那是怎样一幅闲适恬静的深宅春闺图,明月之夜风摇梨影,榴花树下红袖添香,两人在这里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,只是这一切在高守燕赴京赶考后便悄然发生了改变。高守燕考中武科举人,被敕封为“武士”留在皇宫,后来遭逢八国联军入侵,他随从护驾慈禧太后及光绪帝逃往西安,一路颠簸流离,叹自己练就一身功夫,在洋枪洋炮面前却无以施展,抑郁成疾,因染风寒最终客死西安。王氏独自一人把孩子高增富抚养成人,她善良坚贞的品德受到高家人和当地百姓的赞誉,当时的沙河县长张为闻听王氏的贞贤行为后,亲笔手书“巾帼完人”予以旌表。可是对深宅里秋卷黄叶掩门前的王氏来说,纵金匾赫然,恐怕也难抵妆楼颙望山中明月几回圆的半生怅然吧。

  世事无常,谁能料到高守燕会在壮年时候溘然辞世呢?高守燕前院,是他习文练武的地方,院里一丛竹子高大茂密,直冲云霄。石锁硬弓尚在,门上对联犹存:凭技招来天下仕,武功超群人称奇。可金榜题名的高守燕度过他人生中最辉煌的几年后,却再也没有回来。风过处青翠竹叶轻轻摇曳沙沙作响,似乎在诉说着主人壮志未酬身先死之憾。想起李商隐的一首诗:“从来系日乏长绳,水去云回恨不胜。欲就麻姑买沧海,一杯春露冷如冰。”人世匆匆,自古以来,没有能系住太阳的长绳,水去云回,怅恨时间流逝,即便寻到仙人麻姑买下沧海,不使之化作桑田,哎,恐怕茫茫沧海也只剩得寒冷如冰的一杯春露了。每个人的一生何尝不是如此,奋力追逐仍两手空空,最终孑然离去。诗人李商隐同样逃脱不了宿命,那些无题诗正是他晦涩难掩的伤痕,说不出口的心事万千啊。

  高家大院中最气派的院落当属高守燕侄子高增贵所住院落,一进三重院,全部青砖外砌,风格还融入了欧式建筑元素,显得十分精致,据说是高增贵自己创造的艺术品,亲自设计并建造完工的。当年高家特别重视对子孙的文化教育,高增贵年少喜读书,他的父亲高守江便送他到德国留学。高增贵回国后,作为当时县里凤毛麟角的留学生,县长都对他礼敬三分,但他品德高雅并没有为富不仁鱼肉乡里,而是乐善好施。从门上对联可以看出主人的文化涵养,曰:古砚微凹聚墨多,重帘不卷留香久。书房对联为:敢言司马文章重,惟爱元龙品德高。据说抗战时期解放区的减租减息运动如火如荼开始后,高增贵害怕被批斗,便携钱财带着老婆孩子跑到了郑州,高家人也纷纷逃亡外地隐姓埋名,高家大院从此人去楼空,后来被分给了普通农户。

  经历了百年风雨的高家大院在暮色中庞然耸立,夕阳西沉,金色的余辉将这一片古宅罩上了一层朦胧之美。当地政府已经把这片古宅收回修缮,已经大致完工。四周极静,我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徘徊,想把心里的思绪整理一下,却发现很难,只能望着高高的屋脊陡生怅惘。偶尔有东西坠落声惊着了我,寻声望去,原来是院中的梨树结满了梨子却无人采摘,熟透了就自己掉下来,已落了一地。(沙河市文联樊红鹄)

标签云

所有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旅游知识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2063490号-1

站长微信:xllx577